蚂蚁看书

正文卷 第阿七十七回 阿鼻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话说这洪锦是蜃所变化的,一直在伺机而动,眼下他见大局已定,火速出手。龙吉被制,其他人顿时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那边天帝眼看要跌落凌霄殿上,突然飞出一面青色旗子将人裹住,轻轻的放在地上,保住了至尊的颜面。扶摇一瞥,原来是瑶池金母和南极仙翁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瑶池金母眼见天帝重伤,那边女儿龙吉又被制住,一时六神无主,也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扶摇立在鳌头上哈哈大笑:“瑶池金母也来了,正好,今日便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瑶池金母盯着扶摇,咬着嘴唇仰头喝问道:“魔尊!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你想杀了陛下自立为天尊么?”

    “哼!”扶摇冷哼了一声,“我已经是魔界之尊,岂会看得上这天尊的破位子?你未免太小看我扶摇了。本座要的是女娲和轩辕的命!还有封魔塔的——钥匙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金母面色一变,不由说道:“这……这钥匙也不在我天庭手中,封魔塔的钥匙在女娲娘娘那里。”

    扶摇幽幽道:“我当然知道。不过女娲那婆娘躲在三十三重天不肯出来;轩辕老儿和伏羲、神农躲入火云洞,封了结界,让本座找不到。所以本座就是要血洗天庭,灭了神道,逼他们现身。”

    三十三重天乃天之极,造化使然,魔尊也无法进入,只有如此逼女娲自己下来。何况那里还有一个连魔尊也惹不起的人物——鸿钧老祖。他还不会自不量力到去挑战这位天道圣人。

    “北溟,快出来。该你动手了!”

    随着扶摇一声召唤,只见北溟从巨鳌的鼻孔中飞了出来。原来这北溟魔力修为太浅,唯独魔蛊之术厉害,所以一直躲在巨鳌鼻孔里,等到适当时机再现身。

    扶摇一闪身落在天帝身旁,一只脚踏在天帝胸口,对诸神说道:“请天帝先尝尝金蚕蛊的滋味。”天帝被压的无法动弹,任由北溟从掌中取出一条金蚕虫放入了自己鼻窍。

    但是让北溟没想到的是,天帝毕竟是至尊,泥丸宫自有护主神光,那金蚕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“嘿,这老儿有点道行!尊主,金蚕蛊奈何不了他。”北溟说道:“不过我还有个更厉害的家伙。”说着只见他掌中浮现出一只一寸长的金鳞蚰蜒,“这金鳞蚰蜒专喜欢吃人脑髓,他的魂魄有神光护着,但是他的肉身也就是大罗金仙的水平,可用此物治他。”说着将那金鳞蚰蜒放入了天帝鼻窍。这恶心的东西一入灵台,天帝顿时浑浑噩噩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可怜诸神遭劫,凡是肉身者,皆被下了这金鳞蛊。瑶池金母、龙吉、南极仙翁、李靖、哪吒,无一逃脱。

    正当诸神绝望之时,只听一阵嘈杂之声从巨鳌的背上涌来。扶摇回头一看,相柳和魁被诸神围攻招架不住,狼狈的退到了鳌头。扶摇见状将手一挥,二人面前凝出一道屏障将诸神挡住。

    二将知道是魔尊出手,赶忙跳下鳌头退在扶摇身侧。魁气跪在地上喘吁吁说道:“属下无能,那殷武庚不知怎的突然复活,且修为又有了提升,我等挡不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殷武庚……这小子命大的很呐!”扶摇听了脚尖一点飞上鳌头。

    诸神一看魔尊前来纷纷后退,只有琼霄寥寥几人立在殷武庚身侧,与扶摇对峙。

    扶摇盯着殷武庚,缓缓说道:“你这小子,学不会什么叫量力而行么?如果不是你不自量力与本座为敌,那小青龙也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此时立在鳌头之下的诸仙都仰头看去,龙吉本想大喊一声‘殷师兄’,但是她忍住了,她不能让殷武庚在这个时候分心。

    殷武庚眼中冒火,一字一句说道:“青儿的仇一定要报!自古仙魔不两立,你我无谓废话!”说罢飞身而上一掌朝扶摇拍去。

    “好,就试试你提升了多少!”扶摇挺掌相迎,仙力魔气纠缠在一处,引发了时空扭曲,好在二人一触即分,这异象一闪而过。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扶摇竟然退了两步,这位不可一世的魔尊心中也不由得震惊道:“这怎么可能?短短一个时辰,他竟然有如此大的提升?”

    扶摇不敢再小看殷武庚,将手一扬祭出绝仙剑和陷仙剑,化作两道红光朝殷武庚打去;殷武庚自然祭出诛仙剑对敌,一道金光和两道红光在空中飞舞,斗的难分难解。“裂天破地!”扶摇大喝一声,胸中又飞出魔锤;殷武庚提起一口仙气,只见胸前五气贯空,凝成太极图案,那魔锤打在胸前只打出一片金光,人只微微退了半步而已。

    “五气朝元?”瑶池金母见了这一幕也震惊不已,‘三花聚顶,五气朝元,乃是仙道至高境界,这小子怎么可能修炼的成?’

    “混账!”眼见法宝全然无用,扶摇有些心浮气躁,一口咬破舌尖喷出魔血,施展出极耗元气的‘十二都天魔煞阴雷’!此法乃是以自身魔血为推动,刹那间,数千道阴雷呈散花状爆发,一层一层的像外扩散,但凡触及者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站在我身后!”殷武庚冲着琼霄喊了一声,自己抱元守一,以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势硬挡这魔雷。那雷声传遍整个九重天,轰鸣不止,仿佛天地浩劫。再看巨鳌背上,所有的诸神都被打的灰飞湮灭,只有琼霄躲在殷武庚背后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“琼霄,快走。”殷武庚对敌不能分心,嘱咐了琼霄了一声。琼霄心知肚明赶忙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雷光散去,一道金光扑面而来径直刺向扶摇天灵。“诛仙剑?”扶摇没想到殷武庚如此快便能反击,赶忙使出一招‘天魔解体大法’。只见其自身兵解,仿佛玻璃一般碎裂开来,满天飞散,让诛仙剑刺了个空。少时,兵解的身体又聚在一起,完好无缺。

    按说玄阴魔身能抵抗一切仙界法宝兵器,但是唯独抵挡不了这上古宝剑,这也是扶摇为何要先收缴四口上古宝剑的原因;而魔道功法层出不穷让殷武庚也大为惊讶。二人法力魔功可谓是不相伯仲。

    ‘这绝仙剑和陷仙剑被仙法浸润已久,无法再发挥魔道威力了……’扶摇深知二剑已经不趁手,随即将手一挥,把二剑扔给了魁和蜃保管。自己则咬破指尖凌空写下几个大字——‘阿鼻地狱’!

    霎时间,飞溅的血珠越变越大,凝聚成一柄通体血红的‘阿鼻剑’!

    扶摇已经料想到,当年第四代魔尊手中的诛仙四剑被鸿钧所收,极可能已经转化为仙界的利器,自己必须炼化更强的魔兵,便是这——阿鼻剑。此剑以老魔尊蚩尤手中断掉的半截魔兵为胚,吸纳了三千年的九地玄阴之气,再以扶摇的魔血炼化,杀性比诛仙四剑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单是剑一出鞘已让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“魁,蜃,相柳,跟本座摆天魔四象阵!”

    扶摇一声令下,三人飞身而至,四人呈四角形各立一角,隔约十丈,四道魔气冲霄,呼应头顶的玄阴天罗。只见头顶阴雷乱轰,脚下魔火丛生。

    “殷武庚,敢入阵么?”扶摇自信满满,朝殷武庚叫阵。

    殷武庚立誓要为敖青报仇,捻起避雷诀和避火诀飞身入阵而来,任凭雷火击打,丝毫无损。但一入这阵,殷武庚觉得周身仙气被玄阴魔气大幅度削弱了,眼前阿鼻剑、戮仙剑、绝仙剑、陷仙剑四剑齐出,横空乱飞。殷武庚深知虽然自己步入大罗金仙中阶,但是仅凭第六转的八九玄功也抵挡不住这四口剑,故而不敢硬碰;而自己手中只有一柄诛仙剑,面前这四个人魔气相连,攻守皆同步而为,纵然自己体内有三十万年道行的法力,一时间也无法将其中一人击破。斗了三百招后,殷武庚觉得真气虚耗不少,只能守不能攻了。

    ‘不妙,再这样下去,法力虚耗殆尽,只会死在阵中……’殷武庚此时才知道这天魔四象阵的厉害,想抽身而退已经是难上加难了。四剑如流光乱飞,根本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。要知道,这四口剑中的任何一柄剑都能杀伤大罗金仙,殷武庚心头的紧张愈发凝重,额头上冒出汗珠来。

    扶摇心中暗喜:‘哼哼,不出一刻钟,定教殷武庚身首异处!’

    就在进退两难的境地时,突然阵外飞来一道青光,那青光落入阵中罩在殷武庚头顶,竟然将四柄剑纷纷弹开。殷武庚抬头一看,原来是一盏通体碧绿的宝莲灯。

    “宝莲灯?女娲那婆娘来了?”扶摇不禁心神一荡。

    借着四剑被弹开这一瞬间的机会,殷武庚赶忙一跺脚飞出阵外,想想方才险象环生,不禁长舒了一口气:若不是有人搭救,真的难以再撑一刻钟了。

    “殷兄弟,你破不了这阵,先走为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头戴飞凤钗,身披青萝仙衣的仙子,殷武庚不认识,但殿上的金母和龙吉认得,这女子是女娲娘娘的门人——九天玄女。

    原来九天玄女奉女娲旨意下来相助天帝,她方才已经来了,只是借‘天蝉灵叶’隐了身形一直躲在暗处观察,她发觉这魔尊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,没敢出手。直到殷武庚被困,这才不得已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宝莲灯只是扰敌之用,并不能长久的抵挡四剑,九天玄女一把抓住殷武庚的胳膊,说道:“先跟我走!”说罢二人突然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等扶摇撤了阵,二人早已不知所踪了,只得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:“可恶!功亏一篑!差一点就要了殷武庚的命!”

    诸神见殷武庚和九天玄女遁走,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,个个垂头丧气。扶摇知道殷武庚和那九天玄女短时间内不敢回来,而女娲也没有出现,随即命四魔将准备了一百多口大铁笼,将残存的一百多诸神全部关在铁笼里,悬于凌霄殿上。再以魔障封了南天门。好好一座凌霄殿顿时变成了一座‘天牢’,天帝、金母、龙吉、云霄、南极、李靖等无一幸免。神道之劫已成定数。

    且说殷武庚跟着九天玄女逃下天庭,一直来到了南海。殷武庚停在海面,拱手问:“姑娘是何人?为何帮我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颔首回了个礼,答道:“殷武庚,我是女娲娘娘座下的九天玄女,奉女娲娘娘旨意从三十三天下来相助天帝对付魔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玄女上神,方才你也看到那魔尊的厉害了,上神可有对付他的办法?”殷武庚问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叹了口气,“我刚才看了许久,其实你的法力已经略胜魔尊一线,若单打独斗早晚可以胜他。但是他那天魔四相阵无法可破,最是棘手。若有一个跟你法力一般高低的人一起破阵便可稳操胜券,可惜我法力低微,不过太乙金仙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法力一般的……”殷武庚想了想,看往西方,沉吟道:“西方教的孔雀大明王法力不浅,应该不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摇了摇头,“西方教盘踞西方极乐之地,二位教主喜欢自由自在,不喜欢多争多杀,才不会干涉神界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女娲娘娘呢?她是神道至尊,为何不来降服魔尊?”殷武庚问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摇头道:“娘娘乃是万乘之尊,怎么可以跟魔尊上阵角力?”其实九天玄女心中清楚,女娲娘娘能为神道至尊,并非是因为有大神通,而是对鸿蒙有大功德。她的神力修为远不及圣人,也就是大罗金仙中阶的法力境界,不比殷武庚现在高出多少。对付魔尊,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殷武庚心中暗自哼了一声:‘哼,她倒是尊贵的很……’

    九天玄女知道,世上除了五大教主之外,恐怕也没有谁拥有三十万年道行,能与殷武庚比肩的了。但是鸿钧老祖摆明了不管神界之事,五大教主都不会前来相助;而人界,刚刚经历了改朝换代,元气大伤,大周天子年幼,人间也没有出现轩辕黄帝这等人杰,这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良久,九天玄女轻轻咬了下嘴唇,仿佛做了一个决定。她对殷武庚说道:“对了,娘娘还给我了一个法宝。”随即从袖中取出一个紫色的小青铜壶来。大约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“这小瓶子是什么法宝?”殷武庚看不出来这东西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做炼妖壶,是神族的八大神器之一,里面关着一个上古妖皇。他昔日是妖族之主东皇太一的麾下妖帅,东皇死后,妖族群龙无首,这妖帅自命为皇,继续与仙神二族作对。后来被娘娘降服。娘娘用锁妖链将他的奇经八脉锁了,关在了这个壶中。不过妖族已经解散很久了,早已不成气候。但是这个妖皇还是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妖,我们要对付的是魔,这都是一路货色,你难道想让这妖皇帮我们对付魔尊?亏你想得出来。”殷武庚不明白九天玄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吗。”九天玄女接着说道:“这妖皇关了这么久,估计应该还有昔日的七八成水平吧,如果他肯帮我们,或许就能破那个天魔大阵。让我先把他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殷武庚问:“你把他放出来能制服的了他么?万一他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笑道:“你放心,这炼妖壶上有娘娘的封印,我能放他也能收他,而且就算他跑了,他的元神跑不出壶去,半个时辰之内自动会被吸回来。再者,这个炼妖壶可以免疫一切妖族的法术,他也破坏不了。我先让你见见他。”说着揭开了炼妖壶的盖子。

    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 meinvxuan1 (长按三秒复制)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